您当前的位置 :辽宁热线 > 新闻
书法家陈超锋一一弘扬国粹继传承,漫卷诗书追新梦。
   来源:   2020-11-20 11:33
分享到:

个人简介

陈超峰,男,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河南省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,义马市老干部书画协会副主席,义马市书法家协会原副秘书长,义马市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,义马农民书画院院长。自幼随父学书,初临柳体,后临欧楷九成宫、皇甫诞碑,行书临王羲之 蘭亭序、圣教序及赵孟頫闲赋居、题拔,草书临王羲之草诀歌、孙过庭书谱、于右任标准草书等。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书展并获奖。

写字如做人 心正则字正

——访义马书法家陈超峰

文/张红梅

古人写字,往往先重视自身品德的建立,古人说,字如其人,做人为先。只有人做得正、做得真,他的字才经得起考验、经得起品味。字让人贵,人也让字贵。无独有偶,新结识一位书法前辈陈超峰老师,他习欧体多年,楷行草兼顾,字体俊朗,很有风骨,甚是喜欢。

说起与书法的渊源,陈老侃侃而谈。他说他和书法的缘分,应该和家庭环境浸染有关。他的爷爷是一名律师,字写得非常好,十里八乡没有不夸赞的。他的父亲是一名教师,也写一手好字。每逢春节,村里很多人都会请他父亲代写春联,父亲也不嫌烦,总是笑脸相迎。父亲喜柳体,柳体体势劲媚、骨力道健,潇洒、清瘦,宽绰处特别开阔,笔画细劲,棱角峻厉,也被称为“柳骨”。看父亲写字多了,他自然也喜欢上了“柳骨”,时不时地也跃跃欲试写上几笔,其父也乐于指点。他记得父亲常对他说的一句话是“字一定要写好,写字如做人,心正字才能正”,这句话几乎成了他的座右铭。

作品欣赏:

读书求学时代,老师和同学也常夸他的字写得漂亮,他也因此出了不少风头,赢得不少赞誉,为此,也颇得意。七十年代工作后,遇到不错的字,他也喜欢琢磨一番。在这一时期,他的视野里不再只是一枝独秀的柳体,还有风姿绰约的隶书。他也第一次知道了字还可以这样写,横长竖短,字形宽扁, “蚕头燕尾”、“一波三磔”。也知道了隶书始创于秦朝,在东汉时期达到顶峰,上承篆书传统,下开魏晋、南北朝,对后世书法都有不可小觑的影响。但知道归知道,粗略写过几笔隶书后,也就搁置下来。

八十年代,他被推荐到洛阳商校进修写作课程。上课之余,有了更纯粹的练字环境,也有了更多开阔视野的机会。在这一时期,他又接触了楷书、行书和草书。推开一扇窗,就是打开一个新世界。在汉字的天地里,他如饥似渴地补课,随心所欲地书写。墨香养人也醉人。如果说,以往的练字仅仅是一种家庭熏陶在他身上的折射,那么在这一时期,则是他精神世界对汉字的一种主动认领。是的,没错,他爱上了汉字,爱上了它们俊朗稳健的形象、清新飘逸的风姿、意蕴悠长的内涵……这种怦然心动,类似于情窦初开,新鲜好奇,兴奋激动,还有种发现新大陆的成就感,从此以后,练字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
他从来就是一个从一而终的人,一旦爱上了,就很难轻易回头。可上班忙工作,练字的时间还是非常有限。退休以后,特别是加入书协,他才开始真正投身书法天地,可以酣畅淋漓地练字,废寝忘食地读帖。他这人认真,执着,喜欢追本溯源。在书法的浩瀚星空中,他开始研读书法的发展历史,深入书法的精髓。

他认为要写好字,一定要从古人那里学习,因为根在哪里,书法的王道就在哪里。王羲之、王献之、褚遂良、赵孟頫……他读他们的帖,光是临摹就不下成百上千遍。他背王羲之的《草诀歌》,烂熟于心,张口就来。他说,一定要了解每个人字与字的区别,就像交往的朋友,你能立马简洁明了地概括出各自的性格特征。只有抓住特征,才能做到不看帖而心中有帖,临帖是为了脱离帖,熟能生巧,书法是需要时间和悟性的。

他非常注重《书谱》,他说《书谱》的核心思想是“然君子之立身,务修其本”,这个根本包括一个人的文化修养、道德品质以及对社会环境的适应能力。所谓字如其人,作者的气度、胸怀、格局,是可以通过其作品看出来的。

通过查阅资料,他比较系统地了解了书法的发展历史,也有了自己心仪的字体,经过比较甄别,他把目光锁定在欧阳询的楷书。欧阳询的书法特点,严谨工整,平正峭劲,熔铸了汉隶和晋代楷书的特点,为多数人所青睐。字体虽然分布较长,但分间布白,整体非常严谨。中宫也十分紧密,主笔伸长,气势奔放。疏密均匀,严谨工整,恰到好处。清包世臣曾赞“欧字指法沉实,力贯毫端,八方充满,更无假于外力”。意思是,欧体有力量,笔画结实,又不过度遒劲,笔画之间不失丰满,长短恰到好处。我想陈老所推崇的“写字与做人”哲学,在欧体上应该找到了契合点。

经过十余年的潜心练习,陈老对书法颇有心得。他说临得最多的是欧阳询的《九成宫》,既有篆隶笔意,又有魏晋遗风,用笔兼方带圆。方笔笔力雄厚,干脆利落。圆笔凝重多姿,醇厚而恰到好处。结构搭配,平正而险绝。有些字会有意夸张其中某一笔划来控制字的大小,大开大合,突出空间感。有些字则有意压缩避让,与局部形成呼应之势。他给我演示欧体三点水的写法,耐心讲解呼应在欧体中的运用,很是热情。

说到平时主要练习哪些字体多些,陈老说,还是楷书和行草多一点。

他的楷书,形体俊美疏朗,美而不俗,清丽稳健,有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的静虚,又有“飘风骤雨惊飒飒,落花飞雪何茫茫”的奇崛,端正而不刻板,清雅而不柔媚。他的行草,行云流水,笔走龙蛇,翩若惊鸿。观其力而不失,身姿展而不夸,草书的简约飘忽与行书的稳健潇洒配合默契,相得益彰。

他说写字也是修心,不要太在意名利,更不要急于求成,没有时间的沉淀和静下心修炼的功力是写不好字的。因为你的一撇一捺里,都携带了你的修养、心智和德能。

他说光自己埋头练字也不行,得影响和带动身边的人一起练。书法是中国的传统文化,文化的根不能丢,传承的使命不能忘。身为一名共产党员,即便退居二线,也应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能影响一个是一个,能带动一批是一批。他在任义马书协常务秘书长期间,每月都要组织一次笔会,举办多次书展,还搭建平台,带着大家走出去,他本人曾在省政协书画院搞过三次书展,轰轰烈烈,收效很好。他的一副书法作品,还被少林寺馆藏。

吃水不忘挖井人。他是地地道道的义马裴村人,村里有一定的文化底蕴,有几个热衷书法的农民找到他,说他当过干部,懂得多,见识广,能不能出头牵线搭桥在村里办个书画院,让大家农忙之余有点精神寄托。他一听,这也是好事,是有意义的事,立马就爽快答应了。紧接着选址、找人、挂牌,很快,一间像模像样的农民书画院开张了,他被大家推举为书画院院长。第一年他们就举办了一次农民书法展,效果很不错,市领导很重视,肯定了他们的成绩。当大家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时,陈老想的却是:村民们虽然喜欢书法,可毕竟都是野路子,没有章法,进步不大。需要名师引路,打开视野,提升层次。可是养活一个书画院需要经费,经费从哪儿来?他前期已经把个人工资垫进去一部分,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

后来,他想方设法在市区寻到几间闲置房,成立了义马书画基地。给书法爱好者提供个人工作室,让他们能够潜心练字。根据市场需要,书画基地又更名为崤函书画院,开设了书法教学班,七八十个学员的规模。

陈老说,成立书画院的目的不在赚钱,纯属个人爱好和一点微不足道的社会责任心。让生活中多一点墨香,让中华传统文化成为一种地域符号,让文化浸润心灵,并且内化为一种力量,建立文化自信,唱响中国力量。

让书画走上街头。书画院每年举办一次书展,吸引了许多市民围观。组织书法爱好者为市民免费撰写春联,赢得市民称赞。

让书画走进社区。他们和社区结对子,先后在银杏社区、连银社区帮助开办书画室,并定期去指导。

让书画走进学校。免费为学校培训书法老师,在义马市一中办了一年书法班,在义马税务局培训了二十多名干部学习书法,效果显著,成绩喜人。

陈老说,他从不人云亦云,选中一条自己认为正确的路子,就要尽全力去走,并且尽可能影响和带动周围的人。只要自己觉得有意义,有价值,心里高兴,就义无反顾去做,不能怕吃亏,怕出力,想干成一件事,总要有人要付出,不要太斤斤计较。

书法是养心的文化,是修出来的,养出来的。中华文化活着,历史才活着,民族才活着,中国书法才活着。文以载道,字亦载道。这个道,也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价值追求——“思以其道易天下”。思想、精神、信仰是“道”的内涵。孔子将“志于道、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”(《论语·述而》)作为人一生精神价值的追求,旨在澄怀,意在明志,不求闻达,更无关涉利。书法人也应该把这种精神追求内化于心,外化于行,只有知行合一,方能达到书法之大境界。

但得夕阳无限好,何须惆怅近黄昏?望着陈老在夕阳的余晖中,悬腕提笔,像一位将军,排兵布阵,运筹帷幄之间,风起云涌……

张红梅,笔名文竹若风。三门峡作协理事,义马市作协副主席。其文学作品散见于《奔流》、《牡丹》、《辽河》、《思维与智慧》、《华夏散文》、《散文诗选刊》、《中外双语诗坛》、《河南诗人》、《洛神》等纯文学杂志和报刊,有诗歌《洛阳红》《让镜头说话》和小小说《鹅爸爸》在全国文学赛事中获奖。

编辑: